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舞男艳事(跟帖更新)
舞男艳事(跟帖更新)
我到香港办事,我在香港有一朋友名字叫张望龙,我称他为小张,小张今年廿五岁,妻子叫碧茵,廿三岁,是两年前到夏威夷旅行时,因同是团友的关系而认识的,这个碧茵和我也认识。
我今晚约了小张,在一间酒吧我准时走进酒吧里,四处张望见小张还没到,便先找张桌子坐下,叫来一杯啤酒喝起来。酒吧里烟雾弥漫,电视机正播放着足球世界,法国对巴西的总决赛事,人们围满在屏幕前,大吵大嚷、指指点点:“上!……上!……传中……对!……呀……呀……哎!……真窝囊!”吵得耳朵也快聋了。突然有人在他背后轻拍两下,转过头一看,正是小张,小张西装笔挺,神采飞扬,左手掖着意大利男装手袋,右手拿着无线电话,一拐身就坐到我对面的椅子上。我替他叫了一杯啤酒,两人便打开了话匣子。
寒喧一番,小张说,不瞒你,我现在当的职业,说得好听一点,是男公关;说得难听的,人家叫你做鸭、舞男,你也得默认。每个晚上,我就是穿梭在酒店、别墅之间,带给痴女怨妇无限快乐,也从她们身上赚得花花绿绿的钞票,跟本就是一个出卖体和自尊的男妓罢了!
我对他说:“这终身不错,既可玩女人,又可赚得钞票,让我试试几天可以吗!”小张低头沉默了一会,才说:“你得有心理准备,这一行也不是想象中般容易干,出来滚的女人千奇百怪,甚幺要求都有,赚得她们的钱,就得弄得她们服服贴贴,别到时后悔呀!”跟着递给我一张他的名片,然后说:“明天生意自然就会送上门来,如果有甚幺需要帮忙的,打去我上班的‘星期五俱乐部’吧!我今晚还有生意,恐怕要明天中午才能够回家了。
我和小张分手后,忽然想他干人家妻子,我不如去干他老婆。我他到家中,按了门铃,就见正在涂脂抹粉搽口红化妆的碧茵来开门,她见了我,问:“怎幺是你!你什幺上时候到香港的?”
“我来拜访你不行吗!我昨天才到香港的!”“但是,他……”“放心,我和他刚才见了面,她今晚不回家!”
碧茵说:“我很想你!”说完便向我扑过来,于是便我和她疯狂接吻起来。
碧茵前两团软抵在我心口上,引得我心内发痒,真正是“色胆包天”,我顺势抱着她推前,压在**上,双手伸进她衣衫内,一把揪着罩往外就扯,肥肥白白的一对房便应声弹出,随着她欲拒还迎的扭动而在我面前晃来晃去。我两手各握着一只,不停揉动,搓圆按扁,撩得碧茵微丝细眼,挺高着口,好让两个房更形突出,等我玩得越加得心应手。捏了好一会,两粒小葡萄般的尖在我掌中渐渐发硬了,我用手指挑拨一下,俯低头张口把其中一颗含进嘴里。我先用嘴唇包裹着整粒头,将口里的热力输送给它,然后再轻轻用牙齿咬着,舌尖在头尖端上面舔。不几下,碧茵就脸红耳热,汗冒心跳,气喘如麻,身体像蛇一样扭来扭去,磨擦着我的下身,令我不期然地就起了生理反应。
裤裆里像包着一团火,热力往心里慢慢烧去,烘得全身热辣辣的,隐隐感到勃起的**巴在里面一跳一跳,令到挺成尖尖的裤子前端不停地在碧茵的下体撩来撩去。手掌捏着她嫩滑的房,舌尖舔着她勃得硬硬的头,鼻子嗅着她前散发出来的阵阵脂粉口红香,眼睛享受着她脸上充满快意的表情。能的刺激令我再也把持不住,阳具越勃越硬了,可惜被困在裤里,头让布纹磨擦着,又麻又痒,全身都不自然。我用手把它拨歪,等它斜斜的挺向腰间,才舒服一些。
碧茵把我的西装外衣扯后,脱了下来,双手紧地揽在我背后,指甲尖深深地陷进我背部的肌里,鼻孔发出“唔……唔……唔……”连续不断的吭声,听得我越发血脉高贲,欲火烧到脑袋上来了。我再也忍耐不住,便暂时停止对她乳房的进攻,一把抱起她,三两下便将她的衣裤剥个清光,全身赤条条地横陈在床上,一副雪白无瑕的体便暴露在我眼前,任我摆布。
她生自豪门之家,身娇贵,皮肤自然保养得又白又滑,加上她年轻貌美、身材窈窕,青春四溢,尽管我并不是第一回饱览这动人的上帝杰作,但还是忍不住偷偷了几口口水。她清秀的瓜子形俏脸本来白净得像一朵小丁香,此刻却浓脂艳抹、红粉绯绯、春上眉梢;一对晶莹如水的大眼睛,这时却紧闭如丝,眯成直线;嫣红似丹的小嘴唇涂满口红,半张半开,诱人暇思、感迷人。感谢上苍,此生此世,能让我永远拥有这美妙的胴体,真是羡煞多少旁人!
我把她丰满的肥臀轻轻抱起,搁上门的扶手上,让她下体微微向上演突,然后再握着她双腿,慢慢往两边掰开,一幅令人难以忘怀的美丽图画顿时出现在我眼前:两条滑不溜手的细长美腿向外伸张,轻轻抖动,夹在中间尽头的是一个白如羊脂的饱满户,阜上长着乌黑而又柔软的曲毛,被我呼出的热气吹得像平原上的小草,歪向一旁;拱得高高的大唇随着大腿的撑开,被带得向两边半张,露出鲜艳夺目的两片小唇,粘着几滴浅白的爱,像一朵粉红色的玫瑰,蘸着露水,在晨曦中初放。
我不只一次这样忘形地注视她神秘的地方,但每一次都神魂颠倒,无法自我,心儿扑扑地乱跳,呼吸也几乎停顿下来。我退后仔细欣赏了好几分钟,才猛地把头埋下去,伸出舌头,在红红皱皱、美得像花冠的小唇上面轻舔。舌尖触到的是难以形容的美快:滑得像油、甜得似糖;道里散出来的一股幽香:清得像兰、芳得似梅,总之,浪漫得像诗。
她的小唇在我舌尖不断撩舔之下,开始发硬,往外伸张得更开了,我用指头将小唇再撑开一点,露出水汪汪的道口,洞口浅红色的嫩皮充满血,稍稍挺起,看起来就好象绽开的蔷薇,顶上的蒂从包管皮里冒出头端,粉红色的圆顶闪着反光,像一颗含苞待放的花蕾。我用舌尖在道口打转,让她不断涌出的水流在舌头上,又浆又腻,然后再带到蒂,利用舌尖蘸在越挺越出的小红豆上,把整个户都涂满粘粘滑滑的水。
碧茵在我的逗弄下,户一挺一抬,全身肌绷得紧紧,双手几乎把垫布也抓破了,忽然间又来一个哆嗦,满身抖了几抖,大量水骤然而出,把我的嘴糊成一片。我见她牙关紧咬,身体左扭右动,像有无数虫子在身上爬,知道我再没有进一步行动,准给她抡起粉拳在我前乱打了,便抽身而起,用打破世界纪录的最快速度,将身上所有的障碍物统统除掉,一丝不挂地向她看齐。
勃得不耐烦的,一经解除束缚,马上便昂头吐舌,显露威风,在我胯下点头哈腰,上下跳动。我用手握着包皮,轻轻捋后,红得发紫的大头鼓涨得棱四张,往前直挺,嫩皮也拱起好些有如荔枝皮般的小粒,闪着亮光。我左手把碧茵的小唇撑开,右手提着布满青筋的,用头挨在她道口揩磨,两下子,头便全给水涂满了,还有些顺着直流下部,浆得整枝像溶化了的冰棍,全是水。
我一鼓作气,将头对准微微张开的道口,力抵而进,“扑吱”一声,水四溅,霎那间,整又大又长的便埋没在碧茵潮湿温暖的道里。她口里“喔……”地轻叫一声,口挺了挺,舒服满足得像小孩子终于得到了一件盼望已久的心仪玩具。我两手分别托起她的腿弯,凝聚全部气力在下半身,挪动开始在她的桃源小洞里一下下地抽送起来。
那种头被道里层层皱皮磨擦的舒畅感觉,确非言语所能形容,全身的感觉神经都集中在男女器官接触的几寸部位,一抽一送都引起莫名的美快,一进一退都带来无比的欢愉。交就像不停产生爱欲电流的发电机,把磨擦产生出来的震撼人心电流往双方输送,然后聚集在大脑中,储到了一定程度,便燃起爱火花,爆发出让人如痴如醉的高潮。
我忘掉一切,脑空如洗,净心体味着抽送中传来的一阵一阵快感,领略着和碧茵灵欲交流中所得到的爱情真谛。虽然反复又反复做着同一动作,但受到的刺激却越来越强,让人没法子停得下来。眼中望着碧茵高潮迭起、欲仙欲死的身体在我力之下舒畅得不停起伏,耳中听着她忽高忽低“啊……我……我……哎……哎……我要死了!……喔……喔……不行了……我要了!……”的叫床声,心里不期然冒起一股无比的英雄感,令我越抽越劲,越抽越快,涨得又硬又挺,每一下都直顶到道尽头,让龟头碰撞到她子宫口为止。
双眼望着的大头在她道飞快地出出入入,把不断流出的水磨成无数的细小泡泡,粘满在整枝上,白花花的遮盖在上面,弄得面目全非。和窄洞之间的缝隙,水还在继续涌出,令到我前后晃动的囊,每向她会敲碰一下,便蘸到不少,再甩向门扶手上,渐渐累积成一滩白潺潺的水渍,把扶手弄得粘粘滑滑一片,碧茵的屁股给我越撞越滑后,整个人都躺到门上去了。
我见给扶手碍着,索抽出,把碧茵掰转过来,让她站在地上,弓着腰趴在地面,然后再抬高她屁股,提着蘸满浆的,朝着她耸起的小又再捅进去。我双手扶着她滑不溜手的臀部两团肥,下身猛力地前后迎送,小腹和她屁股一下又一下的撞击,发出清脆的“辟拍、辟拍”一连串响声,像在鼓掌响应着我卖力的抽。碧茵双手撑着椅面,身体就着我的频率前后挪动,令到垂在前的一对大子也跟着摇摇摆摆,逗得我忍禁不住,弯腰压在她背上,两手捞前,用力握着那一对饱满的团,使劲地揉捏起来。
碧茵在我两面夹攻之下,全身动不了几动便要颤抖一轮,干脆整个部趴在地面,翘起屁股,仍然接受着我带给她无尽快感的抽送。我的头在道里面像活塞般抽出推前,棱边缘和她道内的腔互扣,引起令人要晕厥似的快感,为了不断享受这种乐趣,我不知疲倦地把在湿滑的道里进出,让快感连绵不绝,畅爽得不愿停下来。
张口不断发出叫床声的碧茵,此刻脑袋左右乱摆,秀发四散,像发了狂般抓着垫布,一把塞进嘴里,用牙狠狠咬着,叫床声变成从鼻孔里透出来,像痛苦的呻吟:“唔……唔……唔……唔……”,虽呢喃不清,却充满感诱人的快意,像鼓励着我对她一浪接一浪的进攻。
忽然间,她全身僵硬,有两腿发软,吭声也停了下来,跟着娇躯强力地抖动不堪,像发冷般不断打着哆嗦,两粒小樱桃似的头在我掌心涨硬,一股连一股的水从道里喷出来,满在我的耻毛上面,形成无数闪亮的小珍珠。道肌一紧一松,裹着我的在抽搐,一下子,像被温柔地按摩、头像被猛力吸啜,令尿道变成真空,引曳着我体内蠢蠢欲动的,牵扯出外。凭谁也难抵受着这样的刺激,我顿时丹田发热、小腹内压、头酥麻,身体不由自主地跟她一样发出颤抖,盘骨力抵她户,头和子颈紧贴,马眼在子口大张,随着突然而来的一个快乐大哆嗦,阳具在温暖的道里跟随脉搏跳动,一道浓热的顷刻就如万马奔腾般倾巢而出,从尿道里直向她道深处。
我紧抱着她热得发烫的胴体,两人二合为一,如胶似漆地融汇在一起,全身动也不动,任由那不停喷出热浆的,在她体内把一股又一股的尽情地输送。无比的快意将大脑充塞得爆满,对外界所有一切全没反应,全身神经收到一个信号:就是高潮时那种休克般的窒息感觉。
好不容易大脑才回复清醒,我这才发觉碧茵雪白的一对房,被我在高潮时力握而出现了十条红红的指印,户给我不停的抽呈现微微的肿涨,道口的嫩皮向外反了出来,包着我慢慢缩小的头,浆满着花白的和水混合物,难舍难离。我侧身和碧茵同躺在挤迫,把她抱在怀里,轻轻亲吻着她呼出热气的小嘴,温柔地问她:“舒服吗?”她似乎气还没喘过来,上气不接下气地断断续续回答:“唔……舒服得像升仙呢!耶……你好坏!”
温香软玉抱在怀里,刚软化了的小弟弟不禁又渐渐硬了起来,我站到地面,一把扯着她双腿,搁在肩上,对准还外溢的户,将又塞了进去。在她道进进出出,碧茵甜甜地领受着我的一下下的冲刺,蜜蜜地沉醉在我的温存中。
我开始合上眼,脑海中幻想着以后干舞男和荡美女乐的情境,碧茵去涂脂抹粉搽口红补妆。我双手开始对自己不规矩了……我将鸡巴拔了出来,我用姆指和食指在鸡巴上围了个圈,跟住套上我个头处,慢慢地将包皮捋低,我慢慢将包皮捋高捋低,一边幻想着和荡美女乐的情境,鸡巴又硬起来了。
我一边幻想着,一边将左手箍圈捋上捋下的速度加快,心脏就跳得更快,尤其想起美艳女现在望着我,更加令我硬得像铁,头敢情红得发紫,马眼亦都分泌了一些类似的体,我将那些体涂匀在头表面,便有了润滑作用,这个时候,我觉得个头好象凉凉的……好象有些风在吹……我睁眼一看……原来是碧茵跪在那里,用嘴吹些风去我头处……
我见到更加忍不住,便对碧茵说:“碧茵……你这样,我真的受不了呀……”
“这……你受不了就别死撑啦……让我帮帮你吧!!”
碧茵话音未落,她竟然在我的头上喷香水,然后扑香粉,再伸出舌头来舔我的头。现在鸡巴是前所未有的硬,碧茵继续她的口功……用她嘴唇吻落我个头处,马上印了个艳红的唇印在我头上面,唔……接吻头是这幺爽喔!
“碧茵……唔……在上面弄满口红……””
于是碧茵又涂抹了大量口红再含弄头,并用舌头舔弄头的小洞洞,弄得头全是艳丽的口红。
我已经差不多全身痉挛,祗能够望住碧茵继续玩弄我的鸡巴,但是我很开心,因为看来碧茵也相当满意,她开始张大个口,条舌头伸出来舔了两舔,那表情真是你没见过绝不相信碧茵可以这幺荡。跟着,碧茵开始慢慢将我的鸡巴含入她的口里,用她的嘴和舌头将我鸡巴的包皮在她口里套上套下。
碧茵继续她的口交,她不断将我的鸡巴进进出出,亦发出哼哼声的呻吟,我受到她如此快、如此深的刺激,也都发出唔唔声的叫嚷……这时候,我双手捉住碧茵、扯着她的秀发,开始将她的嘴当作是她的香艳……开始奸她涂满口红的口……我不断将鸡巴一前一后地抽,碧茵也都配合着,把头一后一前地挪动来迁就我……
“碧茵……唔……碧茵……你……好……呀……唔……”
“呀……呀……碧茵……唔……我……就……快……忍……不……住……啦……”
“……碧茵……碧茵……呀……呀……呀……”
我终于忍不住……鸡巴抽搐了一会……然后大量的就这样全喷了出来,喷了两三次……而亦因为来不及通知碧茵,全部都入了她的口里……碧茵亦都全部吞掉,还说很好味……而有些就由她的口边漏了出外。
梅开二度后,我也很疲倦了,抱着极度满足、春溢眉梢的碧茵,相拥而睡,她手里轻握着我带给她无穷快乐的,体在我怀里散发着温暖和馨香,嘴角挂着微笑,慢慢在浪漫的气氛中进入梦乡。